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长寿村的老人们

时间:2019-05-15 01:04:5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长寿村的老人们

点击着几天前的旧照片,那里面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人一物,让我的思绪又随着窗外霏霏的细雨飘飞到了那个乡风淳朴清泉淙淙的小村

电脑鼠标的箭头,在一张图片上久久盘桓:图片中矗立着一座砖木结构的二层小楼,上下楼层相连的十多根用红砖砌成的柱子牢牢支撑着小楼的主体结构。红砖已呈暗红色,镶嵌其中的楼板和横梁也呈现出了赭黑的色调,但这里的每一块砖每一片瓦每一根横梁每一方木板,都在默默诉说着这座小楼往日的繁华昔日的荣光。

小楼向我们敞开了欢迎的大门,一群人把一间堆满篓子又略显昏暗的房间挤满了,炫目的闪光灯立刻让这里蓬荜生辉。几个动作麻利的老阿公和老阿婆,还有他们编就的散落在旁边的一个个小篓子成了镜头中的主角。众人或坐或站,团团围在主角们的旁边,连珠炮似的投射出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问题这群都市里生活的孩子们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孩子的称呼应该是名副其实的,在我们面前,这几个眼不花手不抖的阿公阿婆们竟然都已年逾古稀甚至进入了耄耋之年!当我们好奇着他们有几个儿女几个孙子几个曾孙时,一旁坐着的老阿公掐着手指为我们一五一十地计算了起来。谈着儿孙们的出息,老人一脸的富足;可在老人脸上的皱纹和头上的白发中,我却依稀读到了老人的落寞。我们的到来,只是暂时驱走了老人身边凄清的空气,暂时弥补了他们没有儿孙绕膝的缺憾;当我们轰然而散,这里又将剩下几个老人,坐在一堆晒干了的粗糙的苇叶旁,孤独地编织着普通农家的生活,旁边锅台上的灰烬在默默叹息着老人们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无奈。

跟老人们唠了会儿嗑,我们走出房门,绕到这座房子正中间的楼梯,踩着砰砰作响的木梯子,攀上了小楼的第二层。大堂正中,赫然有个大红囍字,上有吉星高照四个大字,字体虽然略显笨拙,但那鲜红的喜气至今仍未褪去。走到厅尾,向左右放眼望去,一条走廊连接着许多单间典型的筒子楼,一种颇具中国七八十年代特色的建筑样式。

听到我们这伙人的喧闹,一个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位面目清瘦,身着黑皮大衣,头戴老式鸭舌帽的精神矍铄的老者出现在我们面前。踩着咯吱咯吱的木板,我们又围拢在了这位老人家的身旁。交谈中,我们得知这位老人家竟已年届九十赫然又是一位老寿星。但他挺直的身板,泛红的脸膛,清晰的谈吐,实在让我们无法把他和九十高龄划上等号。为了证实自己的耳聪目明,老人家还拿出一本书,手指细如蚊蝇的文字当场逐一细读。他并没佩戴老花镜,这让我们这群四只眼睛的小年轻看了啧啧称奇。我们又对老人家的户口进行了一番细致的调查,不禁又赞叹于他竟有如此之高的生产力;但更多的是感慨:老人家拉扯这么多的子女,一路走来,该是何等的艰辛!

面对我们的镜头,老人家显得很自然。或许,他已经经历了太多这样的场合:打工或读书的儿孙们偶尔回来,大概也只能频频以这样的方式来记住自己的父亲或者爷爷。在和他挥手作别的一瞬间,我在他送别的眼神中又读到了一丝落寞和无奈

这座小楼位于有长寿村之称的龙门滩镇霞碧村。据说这个村有2000多人,上80岁的老人有38人,占全村人口的1.7%,70岁以上的老人也不少,60岁以上的就更不用说了。走出每一个家门,都是一幅绿意盎然的水墨山水画。那甘冽的清泉,清新的空气,滋养着这一带的寿星们。

但是,当我们走村串户,流连于醉人的乡村田园风光,迎面向我们走来的,或是在家中闲坐着的,也就只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大爷老大娘们

2018捕鱼游戏平台
展厅LED电子显示屏
网络电玩城捕鱼游戏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民生救助 积分商城系统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