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关于我

时间:2019-07-13 22:00:1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千言万语,我其实都明白。

确实有很多不可饶恕,很多连行李都算不上的垃圾,堆满在的生活中。一个中午,要逃离的东西太多了,平庸镜子下的那张脸,那双空洞的眼睛里碎落在阳台上的阳光,那些献给某人,但一定不能让他(她)见到的思考。

你只能眼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现在,我正在一天天继承父亲的衰老,腿脚不方便,不能干很多活,不能久坐,牙齿松,指甲像龙爪一样,缓慢增长。会时不时地担心喝茶太多,想说说不出的话,还会不停地重复。说话漏风,思索那些土生土长的喂养我长大的词。

难免会不情愿,会措手不及,会失声痛哭。

只是,我长着一张承认生活的脸,那些没有止境的欢愉,死亡,孽障,黑暗里的迷宫和澎湃。不论今后,不提从前。

纵使这里有闪烁着各种迷醉的彩色的鸟,它们带着思想略过群峰,飞到湖上,也不能抗拒一个女人以无尽变幻的形式,烘托着一面镜子和隐秘的欲望。

哈尔滨好的男科医院
昆明专治癫痫的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哪家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民生杂谈 拼团小程序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