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热血男儿钢骨铮铮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5:49:2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天下无静土,  日寇乱中华。  偏僻山沟里,  英雄传佳话。    此歌,为老兄刘春生而作。何以吟咏此歌,且听我道来。  一九四二年,日伪军大扫荡,使沂蒙根据地遭受到严重创伤,有些老区,沦陷为敌占区,有些区、乡干部,几乎被一锅端了。例如,费东县的薛庄区,主要区干部全部遇难牺牲。为了尽快恢复那些失陷区的军政领导工作,地委经过精细研究,决定调派精练干部,去沦陷区开展工作,力图尽快恢复我们的失地。老哥春生,就是被特派中的一员;他的被俘、获救,也是发生于这个时期。  春生自一九三八年入伍后,就极少与家中联系。偶尔部队在附近活动,才能与家中亲人们匆匆一会。  一九四二年秋末,春生曾托人捎信来,说部队紧缺子弹,要父亲设法搞一部分。春生了解父亲活动能力很强,连伪军中也有不少朋友,谅他能办到这件事。父亲托朋友们搞了四百发子弹,却一直未能将子弹给春生捎去,也不知他近来在何处活动。  一九四三年春,费东县的同志来取子弹,并捎来口信,说春生思念父亲,要父亲到蒙山后去相会。当时,春生只有十九岁,还是一个大孩子,思念父母,这是人之常情。父亲决定赴蒙山探子。那年我已满五周岁,是个很任性的小子,定要随父同行。想去背背大哥的盒子炮,过过洋枪瘾。父亲同意了我的要求,原因是带着小孩,便于通过敌战区,能够缩短不少路程。于是,我们一老一少,踏上探兄路程。  刚上路,我的牛劲不小,不要父亲背,反而蹦蹦跳跳,跑在父亲前面。父亲只是笑笑,并不夸奖我。走不了多少路,我就熊下来,还得父亲背着赶路。  实际上,探兄这一路,在沂中地域内,并没有累着父亲,更累不着我。此前,春生在沂中县工作,是县委的青年干部,沂中范围内的根据地干部与青年们,大都知道他的名字。听说我是春生的弟弟,青年们都争着背我。他们派人背着我,一站一站地护送我们。我趴在他们的背上,非常得意。此刻的我啊:  指手划脚观山景,  摇头晃脑乐悠悠。  从肖家沟到费东县委驻地,也就是百余里地,第二天日落西山时,我们就赶到了。我们找到县委,在蒙山北一个山村里,见到了春生。  县委干部,把我们送进春生住房。房间不大,光线也不好,却很幽静。  春生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露在被外的头上,缠着雪白的绷带。他似睡非睡,脸色灰白,头发蓬乱。听到动静,他吃力地睁开眼。一见是我们爷俩,激动得目大瞪,口大张,半天讲不出话。沉默好久,他才叫了声“爹”,滚滚热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在敌人面前,他滴泪未洒;在父亲面前,他酸泪任流。我们的出现,使他惊讶万状。看来,他并不知道我们要来。原来,他刚出狱不久,受刑挺重。县委领导关心他,假借他的名义,将父亲请来,安慰他那余惊未平的心。  经过交谈,我们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十月中旬,春生正在沂中县驻地开会,听取县委书记王翰卿(故前任山东省民政厅厅长)作报告。会场设在村头树林里,大家都是席地而坐。  春生对面,是组织部长武杰(离休前任青岛市委副书记)。当时,抗日战争的形势,非常地严峻,整个山东要地,都沦陷在日伪铁蹄下,将八路军逼得无处存身,省、市、县各级机关,都退守在蒙山的群峰之间,以保存实力,伺机抗敌。这时,沂蒙地委与县委邻村驻防。地委领导,对县委干部情况,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地委书记王涛(故前任上海市人大副主任),悄悄地来到春生身边。  王书记个头不小,浓眉、大眼、方脸片。他身着便服,腰扎皮带,挂着手枪,儒雅中透出几分英武神气。他蹲下身,交给春生一张纸条,说:“立即动身,到费东县去,找秦昆(故前任上海市人民监察院监察长)报到,任复原特支书记,绝密。不准告别。”  王涛非常严肃,声音很低,不准周围人听到。他的话很干脆,无废话,也不留商量的余地。春生也严肃地回答:“是,首长。保证做到。”  就这样,春生宿舍也未回,离开会场,取路直奔费东县。除王涛外,连县委书记在内,谁也不知春生去了何方。  从沂中到费东,足有一百五十余里地。他白日紧赶,夜里急行,黎明前赶到费东县,找到了县委书记秦昆。春生一进门,秦昆就说:“来了,春生同志。”  看来,组织的这一安排,早就在计划之中,只是春生不知情罢了。秦昆指示春生到南龙口村,找到了地下村支书李清功。李清功的公开身份是伪保长,为人非常机警。他告诉春生:“刘继荣的弟弟刘继义,现在流落在东北,多年没回来了。你就顶着他的名,一口咬定是南龙口人。  从此,他化名刘继义,以南龙口人身份,潜入敌占区朱旺一带,领导群众,开展敌后工作。到任后,他在当地组织委员、宣传委员的协助下,尽快联络骨干,了解敌情,展开敌后抗日、抗顽工作。  有一天,他同组织委员老李一起回县委汇报工作。过封锁线时,与设伏的一个汉奸中队遭遇。几十个伪军,将他们围起来,也不审问,用手榴弹、枪托子乱打一气。其中一名伪军,用一枚炮弹头猛击春生头部,春生立即天昏地暗,失去知觉。  当春生再次醒来时,已被抬回朱满据点,关押在日军牢房里。  春生他们住的这间牢房,是用地主的三间平房改建成。厚厚的榆木门,窗上按着铁棍子,门口放着持枪双岗。牢房内,靠墙放着许多“扎子”(一种拷脚的刑具),“扎子”上扎着“犯人”,“犯人”扎着双脚,光着膀子,靠墙坐在地上,想换个姿势也不能。  与春生同拷在一根扎棒上的,是一位五十余岁老人,也不知他的罪名是什么。那老人,面色如死灰,长发似乱麻,低首垂目,呼吸短促,看来能留在人间的时日不太长了。有时,他还能睁开眼,看看春生,摇摇头,再将目合上。意思是说:我不行了。  当年,“罪”不及杀头,如无钱保人,死在牢中的,不知有多少呢。  春生曾多次被日伪军提审,常常是架出牢门去,抬回狱中来。  审讯室里,摆满刑具,老虎凳、牛皮鞭、铁烙铁、辣椒水、钢吊链,各种刑具俱全。一进审讯室,敌人故意“唏哩哗啦”,弄得刑具乱响,胆小的真能吓得屙一裤筒。敌人过堂时,软硬兼施。用刑时,能让人昏死多次。有的人直接死在刑杖下。春生受审,软硬不吃。你来软的,他嘻皮笑脸,十足孩子气;你来硬的,他咬紧牙关,一声不吭。他始终不改口供,一口咬定是“南龙口人”、“药铺伙计”、“去看舅舅”、“不是探子”。春生来做敌后工作,不带枪支,敌人抓住了他,却掌握不着他的证据,只是怀疑罢了。看年纪,他的确是一个大孩子,横看竖看,都不像一个八路干部,敌人还真拿他没办法。不过,如果没有钱,想活着出牢门,也没有那么便宜。  组织委员老李年纪大,又有“三番子”帮门作掩护,被“三番子”帮保出来的较早,当然受的罪也少。春生比他,可是苦多了。  县委接到春生被俘、顽强不屈的报告后,指示南龙口党支部,要不惜代价救人。当时,组织的营救经费不足,身为村支书的李清功,卖掉自己的两亩地,贿赂了日伪军头目,敌人才答应放人。  那时,花钱买回来的,有时只是一具僵尸。春生是不是还活着,党组织心中无底。于是,便派南龙口刘继荣的老婆去探监,摸请虚实。刘继荣的女人并不忍识春生,来到监房窗下,向内冒问一声:“继义兄弟,嫂子来看你了。”  春生一身伤疼,正在那里难受。窗外有人呼喊“继义”,他也忘记是自己的名子,依然在那里呻吟。  “继义,兄弟,你在屋里吗?嫂子来看你!”屋里没人应声,继荣嫂吓得心里一“咯噔”,提高声音,又问了一声。  “嫂子,我在。”这一呼喊,春生方想起了自己的化名,立时回了一句。他知道,是党组织派人来探监了。  “在就好。爹叫我来看看。你放心,过几天就接你回家。”继荣嫂向春生发出了暗示,留下带来的衣物、吃食。  “知道啦,嫂。”春生回了一语,未多说什么,唯恐言多出差。  出狱那天,李清功率领三十多口村民,来到牢中接春生。那是摆保人的势头给敌人看,以免敌人临期变卦。  春生,在牢中关押近四十天,眼看着就要去摸阎王爷的鼻子了,想不到竟能生还。    听完春生的讲述,父亲掀开春生的被子,察看他的伤势。春生脚腕赤黑,两腿肿胀未消,身上伤痕未愈。他的头伤如何,春生不让解开看。养了这些天,伤势依然这么严重,当时严重程度,就不难推测了。他的命,是从鬼门关上拣回来的。所以,在他以后几十年岁月中,生活一直很达观,因为他时时有种自足感:    日享薄薪心已足,  千人同征几人还!    看到儿子的伤势,父亲禁不住老泪纵横。轻抚着春生的腿,说:“孩子,你受苦了。”  春生艰难地笑了笑,说:“爹,没啥。”  我呢,扑在哥哥的床上,“哇哇”地哭起来,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想背他的洋枪洋炮?  我们看到的春生,正躺在病榻上,与刑伤的疼痛搏斗。你哪里会想到,另一副重担,已经压在了他那尚嫩的肩头上:在大扫荡的日子里,薛庄区损失惨重,主要的区干部都已经壮烈牺牲了。那里的斗争,待县委派人去领导;那里的群众,待八路军去拯救。县委已经决定,派春生去薛庄任新区委书记;身体略好,马上启程赴任。  那时的共产党干部就是这样: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顶上去!没有谁去推测,是吉,还是凶;没有谁去计较,是利,还是害。  春生的事迹感动了我、教育了我。那时,我就下定决心:像春生那样,做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此次探兄,真真是:    本欲寻欢乐,  反化泪长流。  少小立宏志,  学做齐天松。    作者:瘦叟刘沂生 共 37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护理癫痫都有哪些常见的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小孩发热怎么办 小孩高烧 孩子发烧39度手脚冰凉 宝宝烧到39度怎么办 孩子发烧了怎么办如何退烧 宝宝退烧药 6个月宝宝发烧处理方法 宝宝发烧不退怎么办 孩子晚上发烧白天不烧怎么回事 孩子干咳吃什么药 小孩子发烧39度怎么办 小孩子发烧39度怎么办 小儿退热 宝宝低烧怎么办 小孩反复发烧一般几天 小孩病毒性发烧要几天才退烧 宝宝一直发烧不退怎么办 济宁二甲医院哪家好 群体性癔症医院 河南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阿克苏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四川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克州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四川有哪些房缺医院 克州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克州有哪些乳腺外科医院 喀什有哪些骨科医院 湖南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和田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伊犁有哪些房缺医院 塔城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辽宁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石河子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石河子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安徽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石河子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福建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五家渠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海口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山西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山西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绍兴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德阳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德阳有哪些外科医院 德阳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宝宝消化不良吃什么好 小孩老流鼻血怎么回事 幼儿流鼻血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