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心音产房里的闹剧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6:39: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近,在黄河滩区的某村庄,流传着这样一个童谣:花喜鹊,喳喳叫,飞来飞去把喜报。东家生了个胖闺女,西家生了个胖小小。南家媳妇瞎胡闹,生了一个肥皂泡。  这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真实故事。  有一个外号叫二老实的青年,弟兄四个,老大、老三、老四都娶了媳妇成了家,只有老二至今还是光棍一条。一来他个子矮,二来不爱说话。按农村的习惯说法,一实三分傻。虽然有些好心人多次为他提媒茬,总是一见面就吹。因此,二老实已经三十六七岁了,一直娶不上媳妇,成了父母的一块心病,天天为他犯愁。  去年秋后,突然喜气临门。一位在县里做生意的远门亲戚,为他领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两人一见面都很满意,便当场订了亲。父母心里也乐开了花,全家人连忙张罗,做铺盖,买新衣,布置新房。没有到民政局办理登记结婚手续,便急匆匆地举行了结婚典礼仪式,入了洞房。新娘子是哪村的,为啥三十多岁还没找婆家,二老实和他的父母光认为是自己亲戚介绍的,也没有详细问,便留下来当了新媳妇。二老实再不爱说话,洞房花烛夜还是问了新娘子是哪里人,为什么三十多没结婚?新娘子说她是山东无县人,名叫郝美丽。原来的丈夫是个业务员,在外又找了个女人,在大城市里同居过日子,把她甩了。嫁了个有钱丈夫却使她伤透了心,她一气之下便离家出走,想再找一个老实本分人,下半辈子过个安生日子。  第二天,二老实把新娘子说的话原原本本地说给父母听,父母高兴的不得了,处处对这个新来的媳妇都额外照顾,也从心里打消了一切戒心。  郝美丽来到新婆家受到的特别照顾,心里也乐滋滋的。家务活都是和嫂子、弟媳争着干,做饭、刷锅、洗衣服样样抢在前。下地干农活不怕苦不怕累,样样老练在行,全家人都很喜欢她,夸她。  两个月过去了,郝美丽怀了孕,给二老实带来了喜悦,给全家带了希望。二老实更是百般呵护,整天不让郝美丽干任何活,公婆常常为她改善生活。二老实还时不时地给她买点改样食品,总怕影响胎儿的发育。  二老实的父母也是有事没事地凑到二儿媳面前嘘寒问暖,问她想吃点什么,还缺点什么。郝美丽好像很懂事似的对公婆说:“自从我来到您家,二老和全家人对我都很好,也算是我烧了高香了,我这辈子知足了。”  眨眼快到临产日期了,郝美丽对丈夫说生孩子要去县医院妇产科,不能在家里生, 免得母子有啥好歹。二老实满口答应。郝美丽又说:“ 咱俩也没钱,你得及早给二老要三千块钱,咱俩保管住,可不能到时候措手不及。”  二老实把爱妻的话原原本本地秉告给父母,二位老人也认为儿媳的话也在理,二话没说便把三千块钱拿出来交给儿子。二老实接过钱便高高兴兴地回房给了妻子。郝美丽把钱锁在箱子里,便拉着二老实来到父母面前,洋详得意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又让二老破费了, 本来在家里产生是省点钱,我怕有啥闪失。你儿也担心,他也说还是到县医院妇产科生安全…….”   没等郝美丽把话说完,二老实母亲便喜笑颜开地说:“该化的钱不能说是破费,妇产科是专门接生的,一切条件都好,在医院生比啥都放心。 ”  郝美丽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口中连连说谢谢二老。  “产期” 终于到了。郝美丽对二位老人说要和二老实去县医院,嫂子和两个弟妹也都争着陪郝美丽去医院。郝美丽心中犯了滴咕: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任何人去。说什么医院有医生有护士,去人再多也帮不上手,如果您都不放心,叫老二跟我去吧。决定只二老实一个人同妻子去医院。  二老实的嫂子是个精明人,总觉得郝美丽的表现有点特别,就把婆婆叫到旁边,说了心里的疑虑:“女人生孩子都是手握心的,总想有亲人在身边,郝美丽却拒绝任何人陪她去医院,她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咱可得防着点。”  大媳妇一句话,提醒了婆婆,“那该怎么办呢?”  大媳妇说:“别着急,我有办法。”  婆婆急问:“你有啥办法,快说说。”  大媳妇在婆婆耳边嘀咕了几句,便催着婆婆叫老三、老四跟她进城追老二。  郝美丽领着二老实正往县医院走去,她的如意算盘是到医院以后甩掉二老实潜逃。可是还没有进医院大门,嫂子和老三老四便追上了。郝美丽顿时慌了手脚,心里盘算着对策。  五个人脚跟脚地进了医院,郝美丽说要去厕所,想借机溜走,谁知早有准备的嫂子说也想小解,跟在郝美丽背后,还特别给老三老四递了个眼色,也跟在她们背后。郝美丽知道对她都有戒心了,心里七上八下地乱作一团,怎么也想不出啥办法能脱身,像个跑了气皮球,浑身上下都支撑不住了,出了厕所门便瘫坐在椅子上。嫂子坐在她身边,用好言好语劝慰她:“美丽,别害怕,坐下来多歇一会,待会嫂子陪你进产房。”  嫂子的话好像一副兴奋剂,又像是一剂催眠药,郝美丽猛的站起来,语无伦次地说:“不害怕,我不害怕,一会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产房里都是消过毒的,医生也不让别人进。”说着她又干脆躺在连椅上,任嫂子怎么说也不言语。  几个人站在那里沉默着。一个小时过去了,郝美丽躺在那里还没有一点动的意思。嫂子给老四递了个眼神,走到旁边,给老四咬咬耳朵,老四又回来了。嫂子进了妇产科,向医生作了简单介绍,助产士和护士都觉得怪有意思,随嫂子一起来到郝美丽身旁,生拉硬拽地把郝美丽拽到产房。郝美丽又哭又叫地不让检查,医生说叫她丈夫也进来,就这样几个人把郝美丽抬到手术床上,有人按胳膀,有人拉腿,硬是把郝美丽的裤子拉下了。  郝美丽露馅了。她根本没有怀孕,肚子上缠的是一个厚厚的棉垫子。任嫂子怎么指责,医生怎么说少见,郝美丽都不吱声,躺在那一动也不动,医生催她穿衣走人,她慢慢腾腾地坐起来,心里仍然在盘算着怎么脱身。  嫂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二老实:“老二呀,你也太窝囊了,自己的老婆假装怀孕你都不知道,这岂不是天大笑话。”  二老实看看医生,苦笑了:“从她说怀孕那天起,夜里睡觉从不脱衣服,我咋能知道真假呀!”  医生也笑了:“你们这事传出来,像你这样当丈夫的,不叫人笑掉眼泪也笑掉牙。”  郝美丽见他们争着笑话,注意力都不在她身上,便说要去厕所。走出妇产室,在门外监视的老三老四,尾遂到厕所门口,郝美丽一进厕所就急忙跳窗户逃之夭夭了。二人在外等了半天,总也不见郝美丽出来,老四立即叫来嫂子进去看看。嫂子进去也找不到郝美丽的人影,笑着走出来说郝美丽逃跑了,老三老四拔腿就去追。嫂子说:“不必追了,跑就让她跑吧,她的提包还在妇产室,我已检查过了,钱还在包里放着,不是三千,是三千二百五十多块。这三千二百五十元钱除去咱家的三千元,她原来只不过是二百五。”大家听了嫂子的话,都会心地笑了起来。  嫂子拿着郝美丽丢下的提包,领着三个弟弟喜喜哈哈地回家了。     共 259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形成原发性早泄的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民生娱乐 水果微营销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